拿下5座奥斯卡,这部电影却揭开了美国人的一个噩梦。

2020-09-03 娱乐天下      作者: 胡艳

  20世纪60年代,曾在无数人心中宛如“天堂”般的美国,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社会危机和精神危机。

  接连不断的暗杀,此起彼伏的平权运动,尤其是持续20多年的越南战争,更是让美国的神话荡然无存。

  社会的剧变同样深刻影响着好莱坞:年轻一代的导演不愿在莺歌燕舞中逃避现实,而是以犀利的目光,在电影里审视着现实的种种乱象。

  而将美国拉入罪恶泥潭的越战,自然成为这群电影小子的众矢之的。

  在反战情绪日益高涨的局面下,各种反思越战的影片成为这一时期电影创作的“主旋律”,由迈克尔·西米诺导演的《猎鹿人》,正是反越战电影的开山之作。

  1979年的奥斯卡上,《猎鹿人》斩获最佳影片等5项大奖,这是导演西米诺一生中最高光的时刻。

  除了《猎鹿人》之外,他的其他作品反响平平,放在好莱坞充其量只能算“资质平庸”的导演。

  《猎鹿人》似乎是导演西米诺的灵光一现,就像网友说的,导演这辈子,把所有运气和实力都用在《猎鹿人》上了。

  这是一部片长长达3小时的电影,但观影完,却想再看第二遍的电影,将它划入战争片的范围,似乎有点不合适:因为影片大约三分之二的篇幅都发生在战场之外,直接呈现战争的只有很少一部分。

  尤其是一开始那场漫长的婚礼,起初被认为冗长拖沓,和战争没什么关系,因而被片方大幅删减。

  但人们却意外发现,婚礼的部分被删减后,影片反而失去了原有的感染力。

  这正是影片的绝妙之处,看似大部分都是与战争无关的闲笔,其实在情感上和战争发生着勾连。

  在这些细枝末节的日常中可以看到,在进入战场之前,他们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小镇青年,庸庸碌碌却也自得其乐。

  比如迈克,下班后和几个朋友到酒吧里喝点小酒,打打桌球,看着电视上的比赛发发牢骚。

  他不像铁哥们尼克,有心爱的女友琳达陪伴;更比不上史蒂文,马上就要和未婚妻安琪拉完婚,他至今还是孑然一身。

  平日里,几个好友喜欢一起开着车,到山上猎鹿——这是迈克和朋友们不可或缺的娱乐项目。

  雾中的群山是这群猎鹿人的王国,他们举起猎枪瞄准猎物,享受着捕猎带来的满足和快意。

  但这种逍遥快活的日子即将告一段落:三人将在史蒂文的婚礼后,远赴越南参战。

  在他们看来,到前线作战,为国家出一份力,是无比的光荣和自豪。

  临行前的这场盛大婚礼,是他们最后的狂欢时刻,所有人在都被欢乐的气氛感染,连寡言少语的迈克也不例外。

  在婚礼的一派躁动中,导演通过一个从越南战场回来的军官,在暗中埋下了不祥的征兆。

  神情漠然的军官和婚礼的气氛格格不入,当迈克询问战争的消息时,军官却用一句脏话作为回答。

  此时的迈克他们,全然不知将要面临什么;他们对那片未知的战场,既有憧憬,但也有畏惧和不安。

  关于他们在战场上的遭遇,全片只用了大约30分钟去展现。

  但这短短的30分钟,就足以让我们感受到那个潮湿肮脏的战场,对人性的扼杀和让人窒息的绝望。

  踏上战场前,他们是威风凛凛的猎鹿人,原以为在战场上,他们同样可以施展手脚。

  不曾料到,在异国他乡的丛林里,他们的一腔热血全无用处,只能成为他人的猎物。

  在一次战斗中,三人被敌军俘虏后,被迫玩俄罗斯轮盘赌的游戏:两个俘虏轮番开枪,直到其中一方脑袋开花,游戏方可结束。

  这种压上性命作为赌注的游戏,让每一个人都感到深入骨髓的恐惧,在精神上更是巨大的折磨。

  史蒂文和尼克不堪折磨濒临崩溃,迈克强忍恐惧,一边鼓励两个同伴撑住,一边寻求机会逃离生天。

  在玩轮盘赌的时候,迈克瞅准机会和尼克干掉看守的士兵,带着神志不清的史蒂文逃了出来。

  三个人能从战场幸存,原该是个圆满的结束,但战争的梦魇,却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影片并不旨在展现战争多么残酷,而是想告诉观众,即便战争结束,但它所留下的“后遗症”却永远不会消失。

  就像原子弹爆炸造成的核辐射,对受到波及的人来说,将会是伴随终生的伤害。

  史蒂文由于双腿受伤严重而截肢,这对原本健康活泼的他是个巨大的打击,让他难以面对新婚妻子,以及年幼的孩子。

  尼克在驻越美军基地休养时,阴差阳错加入了俄罗斯轮盘赌的游戏,自此不知所踪。

  只有迈克身着军装安然回到小镇,但经历过地狱般的战场,经历了和朋友们的离散,他的内心早已千疮百孔。

  他不敢面对镇上的朋友们,在看到朋友们为他举办的接风宴时,他第一反应不是欣然前往,而是逃避。

  迈克变得比以前更沉默寡言,脾气更捉摸不定,连他最爱的“猎鹿”,也失去了应有的乐趣。

  以往迈克是他们几个里的神枪手,每次都是弹无虚发一枪命中。

  但从战场回来后再去打猎,迈克几次举起枪后,却迟迟下不了手。

  从鬼门关回来的他,难以像以前那样笃定地扣响扳机,他似乎能从鹿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影子。

  最让迈克难以释怀的是尼克的失踪,他还记得在前往战场前,尼克曾说,无论如何也不要丢下他。

  同样难以释怀的还有琳达,备受打击的她选择和迈克在一起,两个深受伤害的人,在最绝望的时刻抱团取暖,抚慰彼此的痛苦。

  当迈克得知尼克在越南还没有死的消息后,他毅然返回越南,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找回尼克。

  但此时的尼克面色苍白憔悴,神情呆滞,完全不记得迈克以及自己的过去。

  战争摧残了尼克脆弱的身心,麻痹了他的神经,让他迷失在轮盘赌的游戏里,成了一具没有人性的行尸走肉。

  尼克注定无法离开这个死亡之地,这个已经失去灵魂的肉体似乎受到战争的诅咒,在最后这次轮盘赌中饮弹而死······

  以史蒂文的婚礼开始,以尼克的葬礼结束,伴随着舒缓而伤感的旋律,影片在众人缅怀尼克举杯的定格画面中戛然而止。

  看似平淡的收尾,实则像烈酒一样后劲十足。

  前半段的狂欢喧闹与后半段的绝望虐心形成强烈反差,让人看到最后不由得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

  如果没有这场战争,他们还是庸庸碌碌的小角色,没事的时候喝杯酒,吹吹牛,或者抽一天时间去打猎。

  但如今这些都成了过眼云烟,他们只能在残破的现实里,去缅怀曾经平凡且琐碎的美好与温存。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