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倩女幽魂:人间情》联合出品方中,不乏剧集公司和综艺公司的身影

2020-05-09 娱乐天下      作者: 五月

  文 | 符琼尹

  编辑 | 江宇琦

  “听说你在北京拍‘三级片’?”

  2015年底,刚进入网络电影(彼时还叫“网大”)行业的前湖南广电人刘朝晖,收到了来自湖南卫视老领导的微信。若干年后,身为网络电影出品公司吾道南来创始人的他,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我已经被牢牢定位在影视行业鄙视链的底端了。”

  其实对网络电影存在刻板印象的人,并不只有刘朝晖的老领导。“网大”这种内容形式诞生之初,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补足视频平台在电影类内容上的短缺,因此“短平快”、能吸引眼球才是要义。故早期很多网络电影,不免会和“粗制滥造”画上等号。

  但这种刻板印象,还能代表今天的网络电影吗?

  从热度和市场反馈来说,网络电影已然今非昔比: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网络电影分账票房前30的电影共分账4.3亿,票房超1000万的影片达23部,较去年同期增长188%,这些电影共分得票房3.7亿,同比增长248%。

  而在经过多年的耕耘和沉淀后,刘朝晖公司出品的《倩女幽魂:人间情》也在五一节上线腾讯视频,截至毒眸发稿前总播放量已经达到了1.4亿+。此外,该片上线前四天的分账票房达1769万,是今年以来上映前四天票房分账表现最好的网络电影。

图片来源:腾讯视频网络院线

  1769万是个怎样的概念?如果以院线电影的分账比例来换算(片方大约能拿到总票房的三分之一),相当于一部院线电影4天收获了5300万的票房——一成绩超越了2019年90%的院线片。而据毒眸了解,早在两三年前,头部网络电影就比大多数院线片赚钱了。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网络电影已经彻底“转身”。从整体口碑来看,网络电影仍然有很大发展空间:据统计,今年1—4月在豆瓣开分的网络电影共45部(不包括《囧妈》等转网的院线片),但平均分仅4.3分。当网络电影的影响力达到一定地步后,观众对网络电影的品质要求也在变得越来越高。

  改编自经典IP的《倩女幽魂:人间情》,上线后也遇到了一些批评。但在刘朝晖看来,这并不见得是个坏事。他在朋友圈写道:“(观众)对我们的批评亦是一种肯定,他们在对标那部世纪经典,拿院线大制作来要求我们,他们忘记了我们来自影视行业鄙视链底端……所以这个分数,于我们是一份成绩一份尊重。”

  当网络电影真的被当成一种影视内容去看待时,其“逆流而上”的故事才算真的开始。

  网络电影的升级

  “从今天开始,‘网大’这个词不再属于网络电影了,我们整个行业达成共识,使用‘网络电影’来称呼在网络视频平台发行的电影。”在2019年10月的“网络电影周”开幕式结束后,优爱腾三大平台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群访时一同宣布。

  一个“大”字容易摘掉,但是想要真正让大家改变对于网络电影的刻板印象并不容易。近年来,虽然涌现出了包括《大蛇》《鬼吹灯之巫峡棺山》在内,很多市场反响不错的影片,但是真正能够突破圈层的“爆款”网络电影,还相对罕见。

  正因如此,如今很多网络电影都会选择大IP来孵化内容,以此来吸引更广泛受众。身为《倩女幽魂:人间情》总策划的刘朝晖告诉毒眸,选择买下1987年上映的《倩女幽魂》1-3部的电影版权,的确是因为其受众广泛,希望其能成为网络电影“冲标杆”的作品。

《倩女幽魂:人间情》

  “《倩女幽魂》本身就是一个国民级的IP,辐射的年代跨度可以从60年代到90年代。其次从类型上分析,它具有爱情线,魔幻线,动作线等多种元素,具有这种高低兼容、男女通吃的特点。”刘朝晖解释道。

  而在再创作的过程中,《倩女幽魂:人间情》也针对网络电影的主要受众做出了调整。“在传承上,保留故事主线,包括主角的设定、经典剧情等,我们需要一定的熟悉度来唤醒观众的亲切感,同时因为我们会在三部之间做了一些移位和聚合;在调整上,最大的改变是视觉呈现,比如黑山老妖的造型,有点像变形金刚,又有点像熔岩巨兽。”

黑山老妖的造型

  但仅仅只是有了IP、有了知名度,并不足以真正让观众认可网络电影的价值——近年来很多IP改编的网大,都在上映后受到了诸多质疑。而想要真正与破圈和“冲标杆”的目标做出匹配,无论是制作上还是营销上,头部的项目也都应该向着突破行业天花板去努力。

  早在2016年,就有网络电影公司的创始人和毒眸记者表示,过去资本、市场不够重视网络电影,导致影片成本偏低,很多想法没法实现。“但是现在专业团队入场已经成为大势所趋了,未来网大行业的竞争水平一定也会因此而提升。”

  《倩女幽魂:人间情》的导演林珍钊向毒眸介绍,剧组这次在歌山搭建了近8000坪的摄影棚,希望能尽可能还原原著里的视觉奇观,其中的重点便是兰若寺。“整个置景量蛮大的,光置景就花了40多天,还挂了一百多盏太空灯,应该是全网络电影行业灯量最大、摄影棚规模最大的一部戏了。在后期制作上,全片也有1400多个特效镜头。”

  “我们的一些作品,找来的幕后团队、动作班底,其实都是当年徐克等名导的团队。”某资深从业者告诉毒眸,找传统院线电影行业的班底、用更高的标准来规范制作,已经成为很多头部项目、公司的共识了。这种变化,直接带来了制作规模的提升。据悉,网络电影从诞生之初有人“5万拍完一部电影”,到2017年平均百万,再到如今《倩女幽魂:人间情》已经超2000万。

  作为创作核心的剧本也因此得到了更多重视,有从业者向毒眸透露,过去5万攒一个剧本是常态,但是如今“基本低于8万都没有人写了”,很多头部网络电影编剧的报价更是20-50万不等。

  除了制作阶段,宣发阶段的升级,同样至关重要。在毒眸往期关于网络电影的稿件下,常常有读者留言称“看到海报”就不想看了。这是刘朝晖和团队十分在意的问题,故而这次团队特地邀请到中国顶尖时尚摄影师尹超来为影片拍摄海报素材,以及中国最头部的海报设计师大K来完成海报设计制作。

  至于OST方面,担任《倩女幽魂:人间情》音乐制作人的,是《哪吒之魔童降世》和《悟空传》等头部院线电影的音乐制作人朱芸编,影片主题曲及插曲的演唱者,则是知名度颇高的阿云嘎、刘惜君、黄龄——在此前的文章中毒眸也提到,音乐营销的升级也被从业者所广泛接纳。

阿云嘎演唱了《倩女幽魂:人间情》主题曲

  制作规模和整体质量升级后,整个产业生态和商业“玩法”也开始升级。

  一方面,因为很多网络电影在平台上的热度,并不低于院线电影,所以很多平台也乐得将资源倾斜给头部作品。《倩女幽魂:人间情》上线当天,作为独播平台的腾讯视频就匹配了首页的推广位,同时调动了多轮朋友圈广告、QQ音乐等全腾讯系产品来帮助影片导流。

  另一方面,资本的进入也让一些曾经无法实现的想法有了照进现实的可能。早期因为成本有限,不少题材网络电影拍不了,可如今犯罪悬疑题材有《罪途》系列、军事动作题材有《特种兵归来》、动画电影有《西行记》,还出现了互动电影《大狂蜂:起源》等,无论是选题来源还是类型尝试,都较以往有了突破。

  网络电影为什么要升级?

  为什么要对网络电影进行各方面的升级?

  原因和网生内容的内容生态有关。网络电影诞生之初,正是视频平台突飞猛进、需要吸引大量用户的那一时期。由于彼时优质的网播内容稀缺、受众和市场还不够成熟,只要片子足够吸睛、能吸引用户观看,几乎都可以获得较为理想的成绩,故而导致各种劣质网大丛生。

  但如今,当高品质的网生内容如网剧、网综成为市场主流,短视频也在分食着观众对的注意力时,如果网络电影仍还是粗暴地靠前六分钟吸引观众付费,在后面填充大量的软色情等低质内容,只会使其丧失在内容领域的竞争力。

过去网络电影的软色情内容

  这也最直接的体现在了2019年的分账票房上。2018年,行业里涌现出了《大蛇》等票房分账超过4000万的头部作品,当时很多头部公司的负责人公开预测,2019年这个数字将实现8000万的突破。然而事实却是,2019全头部影片的分账成绩较2018不升反降。

  在刘朝晖看来,这说明网络电影的品质还不足以驱动内容的付费。“现阶段的网络电影市场仍然属于补贴市场”,他曾在一场行业沙龙上不无担忧地说,“当平台大力补贴网络电影,他的关键目标是拉新会员,但后者没有带来拉新,没有持续造血能力,到明年后年,平台为什么还要补贴?”

  平台方也认为,网络电影到了一个不得不提高自身质量的时刻。“自制剧在早年也是low的代名词,但随着《精绝古城》《白夜追凶》《无证之罪》的出现,极大地提升了行业品牌和价值,更专业的团队人才随之涌入,带来了整体水位的提升。网络电影如果在未来二年不能出现这样的跨圈层爆款,那整体的行业是危险和堪忧的。”在2019年腾讯视频年度发布会上,企鹅影视副总裁常斌曾分享道。

  对于迫在眉睫的行业升级,各方纷纷打出了相应的策略。 2019年6月,腾讯视频宣布,将网络电影升级为“自制电影”,同时匹配了三方面的投入:加大资金投入,单部投资成本扩充为1000万到3000万,项目数量不设上限;加大相关资源的投入;推动优质自制电影的院线发行,促进“网络电影”与“院线电影”的共生。

腾讯视频宣布,将网络电影升级为“自制电影”

  平台在加大投入的同时,从业者也在加快着工业化的迭代。

  刘朝晖告诉毒眸,目前吾道南来在操盘项目上已设置了一定的标准:“我们要请的导演,得有3-5部以上千万级项目的操盘经验;我们公司所有的作品拍摄周期不能低于25天。每个公司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制订属于自己的,实用的工业标准。”这次《倩女幽魂:人间情》的导演,便是2018年网络电影分账票房冠军《大蛇》的导演林珍钊。

  而在林珍钊看来,网络电影的发展经历了几个“工业化“的变迁。

  “一个是题材类型上的变化”,网络电影已经从早年单一的“魂、仙、魔、妖”,到2018年《大蛇》崛起时的“怪兽题材”,再到如今百花齐放的都市题材、犯罪题材、主旋律题材。 “一个是视觉上的变化,美术、摄影、服装这上面都比原来有所优化。我觉得网络电影要再往前走,更需要被注重工业化的流程,剧作、演员的选角和表演等,是接下来非常重要的升级目标。”林珍钊表示。《倩女幽魂:人间情》的男主角,就请来了当红小生陈星旭,他近两年因主演《射雕英雄传》(2017版)和《东宫》而为人所熟知。

  《倩女幽魂:人间情》两位主演(图片来源:微博@倩女幽魂人间情)

  从结果来看,网络电影行业的升级和迭代,至少在更多得到传统影视公司的认可,越来越多资深玩家也开始进入到这个行业。2019年分账票房冠军《鬼吹灯之巫峡棺山》的出品方中就有万达影视,而包括华谊兄弟在内的很多传统影企也都在布局网络电影。刘朝晖对毒眸透露,诸多院线电影的出品公司,都设置了网络电影的新媒体部门。

  《倩女幽魂:人间情》的出品方中,同样有很多传统剧集公司和综艺公司的身影。林珍钊认为:“确实有不少其他领域的公司在入局,并且我相信在这次疫情之后会有更多传统院线的团队和资方,会慢慢加重对网络电影的部署。目前我们都已经接收到了多方面的信息,有一些技术人员也希望更多地进入到网络电影中。”

  《倩女幽魂:人间情》联合出品方中,不乏剧集公司和综艺公司的身影

  “网络电影不仅要是一部好电影,还要在类型节奏、操盘的使用效率和营销技巧上做出突破,因为网络电影的观影场景和院线不一样,观众会在一个比较嘈杂纷乱的环境,或者非常便于滑走的屏上做选取。过去网络电影还能用擦边球牵着观众往下走,未来一定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刘朝晖相信,网络电影野生野长的基因,会让它在未来蜕变为全新的“高级物种”。

  刘朝晖的话,让毒眸想起了一个故事。

  许多年前郭京飞进网剧《暗黑者》剧组时,他身边的朋友都劝他:“别搞网剧,太low。”如今多年过去,他主演的网播剧《我是余欢水》不久前收官,无论是从业者还是观众,目光都已聚焦在内容本身,没有人会因为它是网剧而评价它“low”了。

  在逆鄙视链而上的网络电影,或许也正在用它的方式实现着自己的“逆袭“。

热点阅读